We Are Data_Ghost In The Machine

言談具有意義,並以語言所表達出來。即使人類聽到無法理解的外語時,並非單純的聲音,而只是尚未明白卻具有意義的語言文字。 (Heidegger, 1927) 人類以數位的軀殼穿梭於機器之中,替機器建立資料庫來接觸我們的世界,我們如同機器中的幽靈,機器如同注入靈魂的生命體。人類透過語言符號建立對事物的認知,使用語言和文字與他人互相溝通,同時人類也用相同的方式和機器之間能夠互相傳遞資訊。在這個作品中,透過對機器語言的收集,這些機器語言符號如同未知的外語,透過賦予意義和解釋,以語言符號系統來建構出機器視野中的世界,達到人類和機器彼此認識溝通的可能。 Semasiographic writing_Language of Machine 阿拉伯數字中的1,2,3,4 同時可以被許多不同的語言表示,同時卻擁有相同的意義。而漢字同時被日文與中文使用,相同的漢字卻能對應出各自語言中,而有不同的意義。 How does machine recognise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