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 Are Machine_In The Digital Prison

Believing Is Seeing

21世紀;一個資訊科技大爆炸的時代,短短幾年間,科技革命性的改變了人們的生活,人工智慧的應用也改善了我們的生活,網路連結各種不同的媒介,觸及無遠佛屆的世界,同時透過各式各樣的社交平台,認識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們、不同的文化與思想,在我們進入虛擬的世界之中,開始建立自我的數位自我,產生各種不同的數位面貌、視野觀點、虛擬人格。

網路與社交平台帶領我們走到一個無遠弗屆的世界,每一個虛擬瀏覽行為都被清楚記錄,背後的程式演算法帶向我們所相信的世界觀,逐漸改變我們以往所認知的現實,充斥著真真假假的信息與影像,我們被擺置在受限的世界觀,新聞視野與知識觀點。

在當今世代之中,數位軌跡將我們累積成一個完整的資訊生命體,訊息可以被竄改,知覺可以被侵入,習慣真假虛實的世界和世界觀,畸型的媒體資訊所圈養著、餵食著,像是被巨大的同質化框架所套籠,開始天真美妙得思考著、注視著這個被美化和屏蔽的世界。是日復一日的喪失辨別訊息的能力,抑或是喪失了自我意識,如同機器人般的接收零與一般固定指令,灌輸進入我們的肉體成為一個乘載過濾訊息的機器生命體。

在這個作品中,每個觀眾隨機戴上藍或紅的濾鏡眼鏡,進入如同溫室般美麗舒適的空間,觀看著被塞選過的視覺影像,可見與不可見之間,猶如演算法所刻畫出的數位自我。所建立的虛擬世界之中,觀者就如同畸型般美麗的金魚自由地遊走在一個受限的框架之中,操作遙控器自由地觀看著過濾訊息的電視頻道,無法辨別的真假植物充斥其中,機器透過臉部追蹤的方式記錄下我們的影像識別和視野,遮蔽我們的視野同時也能使我們消失於機器之中。

Digital Selfie disappears in the world

透過觀者所戴上的濾色眼鏡,我將在可見與不可見之間,成為一個被消失的個體。

printing by Risograph
Television Channel
Channel switching by Max/Msp
Algorithm leads us toward a new world

透過機器學習的設定,當觀者戴上過濾影像的濾鏡時,將停止播放新聞聲音,成為無聲的影像,同時僅僅能夠看見被塞選後的影像資訊。

Visible and invisible by Red or Blue glasses
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
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in monitoring system
							
							

							
							
Flickr Album Gallery Powered By: WP Frank